top of page
搜尋

春夏之交.胡思亂想

作者:劉黛麗

曠野的聲音.心底的回音

閱讀致芬分享的《曠野的聲音》(Mutant Message Down Under)一書,作者瑪洛.摩根(Marlo Morgan)受到「真人部落」的召喚,加入原住民徒步穿越澳洲大陸的曠野漫遊,這段不平凡的旅程見證了古老文化的哲學智慧,乃至提升自覺,恢復本來面目。一如洪蘭所感:「這本書給我最大的震撼,是『人竟然可以這樣一無所有地活,而且得的這麼滿足。』」反觀自己,在工作上總是貪得無饜地要求別人,在生活上老也改不掉追求完美的個性,搞得人與人之間關係緊繃,同時也把自己弄得疲憊不堪。

工作上位居高位了,難免流於老大心態,總希望別人依著自己的意思做,總覺得同事們的能力不夠,思慮不周,凡事都得盯著,不會替「我」著想,弄點有水準的東西,拿出像樣的績效來,減少「我」的工作負荷。悶氣生久了,暗地裡看不起,明著擺臭臉,一副「少來煩我!」的跩樣。雖然明知不妥,也曾良心不安,還買了本書「OFFICE心靈教練」贖罪,但知易行難,趾高氣昂的我如何在辦公室裡以誠懇、聆聽、接納、同理的態度扮演「張老師」呢?


我以為我會唱歌,但原來我不會唱歌

去年冬天參加曉明女中校友會,欣賞雅音合唱團以輕柔優美的嗓音,唱出陶醉動人的「快樂天堂」,頓時,彷彿置身藍天白雲裡,舒暢無比。琪琇熱切地邀請我入團,當下的腦袋受限於現場的氛圍及旁人的鼓譟,像是喝了酒一般地微醺陶陶然,竟也答應了。於是,開始另一場惡夢—我以為我會唱歌,但原來我不會唱歌!

說話聲音好聽與否跟歌唱得好壞完全是兩回事。我想表現好聽的聲音,於是我用力地唱、全心地唱、大聲地唱、快樂地唱,越唱喉嚨越緊,音上不去,中氣不足,越唱越惱人,一曲未完,人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,這怎是唱歌呢?上天賦予的聲音,不是該自由自在的發聲嗎?何須費盡心機用盡氣力去張揚「歌喉」、詮釋「妙音」呢?為什麼我連唱個歌都想得這麼多呢?日子不能過得單純一點兒嗎?何須為自己立計畫、設標準、討掌聲呢?


還自己本來面目,成為真正的人

羨幕瑪洛的曠野漫遊,「通過了這些測驗,有資格認識人類和各個世界—我們居住的世界、塵世之外的世界、我們來自的空間、我們都將回到的空間—的真正關係。這輩子頭一次,我覺得我在誠誠實實地生活。」什麼是「誠誠實實地生活」呢?懂得珍惜,凡事不再視為理所當然,幾口清水可以紓解乾渴,任何食物都有滋味;睡覺就是睡覺,絕不作夢。行止坐臥間,一切皆自在。跟原住民一起生活久了以後,瑪洛觀察到他們無所不求,故無所不在,「不忮不求,充實地過一生。」。而我把時間浪費在人工的、淺薄的、暫時的、裝飾門面的、甜美可喜的事物上,忙著以「自我為中心」規劃工作,彰顯業績,過度濫用與生俱來聲音,以致不能成為真正的「人」。

正如瑪洛結束曠野仙踪重新回到人間時的體悟,「通過考驗的唯一方法,就是面對考驗。」。在一生中只花很少很少的時間探索自己的心靈和永恆的存在,因緣際會與原住民共享大自然與造物主的奇妙奧蹟,ㄧ個人若要真正改變自己,就該提升自覺,還自己本來面目,自由自在地、踏踏實實地、誠誠懇懇地、一心一意地好好過日子。

2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